“欠債還錢”是否不再“天經地義”?

2019-07-30 09:34 工人日報

  日前國家發改委等13個部門聯合印發《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個人破產制度“破冰”——

  “欠債還錢”是否不再“天經地義”?

  7月16日,國家發改委等13個部門聯合印發《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研究建立個人破產制度,逐步推進建立自然人符合條件的消費負債可依法合理免責,最終建立全面的個人破產制度。

  消息一經發布,公眾普遍關心:什么是個人破產?為何要建立個人破產制度?“欠債還錢”是否不再“天經地義”了?

  “逃債”是對破產制度的誤讀

  陷入財務困境的自然人,不能清償其到期債務時,由法院宣告其破產。通過清算、分配或債務調整等,幫助其公平處理債權債務關系進而獲得“新生”——這就是個人破產制度。

  當前,企業資不抵債時可以向法院申請破產,但個人負債累累無法償還,卻不能通過同樣方式解決困難。于是,打民事官司、走執行程序,這導致大量的執行不能案件堆積在執行法官案頭。

  這些案件中,部分被執行人完全喪失履行能力,確無財產可供執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報告分析,執行案件中屬于執行不能案件比例達到43%。這就需要個人破產機制來解決,暢通執行不能案件的退出路徑。

  “說起破產,很多人想到‘逃債’,其實這是對破產制度的嚴重誤讀。”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破產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徐陽光說。

  徐陽光解釋,首先,個人破產制度有規范的功能。當一個人資不抵債時,通過個人破產程序,能讓其財產分配更為規范,清償更為公平。

  “其次,涉及免責時,也有很嚴格的限制。”徐陽光說,比如,免責需要嚴格的審查程序,只有誠實信用的個人才符合條件。即便對于誠實信用的債務人也并非都是直接免責,比如法律會規定稅收債權等一些不能免責的債務類型,設置一定期限的“觀察期”“良好品行期”等。

  如果債務人在破產之前低價轉讓財產或隱匿財產等,還可以通過破產撤銷權或者無效行為制度,將財產追回來。“所以,實施個人破產,不僅不會逃廢債務,反而是打擊逃廢債務的有效程序,對債權人而言也是一種保護。”徐陽光說。

  為失敗的創客提供制度出口

  個人資不抵債后,往往出現債主想方設法追債,債務人四處逃債的局面。“一旦個人破產制度缺位,一些灰色化、黑市化的債務清理機制將會大行其道,甚至造成家庭慘劇。”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研究員陳夏紅告訴記者。

  采訪中,專家還普遍提到,由于企業破產法中沒有規定個人破產制度,使得許多民營企業家在經營過程中,一旦資金鏈斷裂,因經營不善資不抵債,無法獲得破產保護。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我國市場主體總量超過1億戶,并且還在不斷增加。“這一方面給人欣欣向榮之感,另一方面也要意識到創業失敗的風險,未雨綢繆地為失敗的創客提供制度出口。”陳夏紅說。

  據媒體報道,2011年,浙江溫州等地出現一些商人因資金鏈斷裂,無法清償到期債務而跑路甚至跳樓的現象。2018年初,青年創客茅侃侃因為巨額債務自殺的悲劇也引發關注。

  “個人破產制度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制度供給。”陳夏紅解釋,“通過個人破產制度,讓那些‘誠實而不幸’的創客在資不抵債或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通過個人破產機制合理‘解套’,輕裝上陣,而不是讓他們因創業失敗而走上跳樓、自殺的道路。”

  “如果因為某次創業投資失敗,就陷入一輩子負債的境地,企業家就容易變得保守,企業家精神中的創新和冒險精神就會受到影響。”徐陽光告訴記者,“同時,個人破產制度的實施也會幫助企業家樹立風險意識、合規意識,促使規范運作。”

  制度在實踐中調整和完善

  施行十幾年來,我國破產法一直未能擺脫“半部破產法”的尷尬,就是因為其只對企業破產進行規定。今年2月,最高法發布了人民法院第5個五年改革綱要,其中首次提出“研究推動建立個人破產制度”。

  然而,在我國,“欠債還錢”“父債子還”的觀念根深蒂固,這成為推行個人破產制度道路上的一大阻礙。“很多人覺得只要債務人還在,自己的債權就能實現,但實際上債務人可能一輩子都還不了。”徐陽光說,“走個人破產程序,反而能實現債權最大化。”

  采訪中,專家認為,觀念的轉變可以通過制度、立法來倒逼。徐陽光表示,當前我國個人財產登記制度、現金交易管控制度、轉移隱匿財產的撤銷追回制度以及個人信用的管理和失信懲戒制度等都已經比較成熟,個人破產立法的現實條件也已具備。

  “個人破產制度只有在實踐中逐步調整,才能日臻完善,才能將濫用的可能性降到最低。”陳夏紅說。

責編:秦璐敏
分享:

推薦閱讀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